农民企业家在湘潭 昔日投资1900万今朝借款告状

发布时间:2019-01-22 20:04:49

  湖南湘潭的农民企业家陈昌友,曾是一个投入高达1900万元的湘莲大市场的老板,却因为不肯顺应当地某种势力的“潜规则”,被周围人评价为“吝啬”,并进而陷入困境——600万元的专项贷款被挪用,市场被洗劫一空,个人财产被查封……在湖南省进一步完善投资环境、保护私营企业家利益的大背景下,围绕陈昌友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湖南省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到湘潭开展工作,要求他们限期拿出处理意见。长达5年的迷茫,终于出现了一个让陈昌友期待的转机。

  9月末的一天,本来说好要陪同记者一起去湘潭,但是当我们来到湘潭市汽车站,51岁的陈昌友死活不肯再移动一步,他突然转身,背朝着湘潭县老城区的方向。

  “我不去县城,”陈昌友连连摇着头,“我去了伤心。”陈昌友是湖南湘潭县人,如今居住在省城长沙,他已经大半年没有回过湘潭县了。

  陈昌友昔日的生意伙伴邹觉明说,老陈不肯回县里,除了伤心,还有害怕。

  那个令陈昌友伤心和害怕的噩梦,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湘潭县湘莲大市场。

  刚刚建起,就被毁掉

  在湘潭县易俗河经济开发区的黄金路段,白石广场的对面,耸立着一栋烂尾楼一般的7层建筑。长年在此载客的出租车司机老马,也只是记得这里“前几年好像是在卖莲子”。在湘潭县,曾经红火的湘莲大市场,已经是一个属于记忆的名词了。

  如今的湘莲大市场,底层大厅被改成了一个修车场,混合着油污的脏水从修车台一直流到街边。余下的几个一楼门市房,被人用砌起的红砖封住了出口。

  3楼往上一直到7楼,在原本的规划中,都是湘莲大市场宾馆的客房,现在,很多房间朝街的一面墙壁都被打掉,从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张开嘴巴的人,不知被谁打落了满嘴的牙齿。

  站在湘莲大市场满是垃圾的顶楼,邹觉明说,对这个市场,他也投了十多万块钱,“我看着都伤心,更不用说投入几百万的老陈了”。

  直到1999年1月,刚刚建成不久开始试运营的湘莲大市场一切还算顺畅,那时的老板陈昌友,在湘潭县人称陈总。

  1月30日,和往常一样,湘莲大市场里生意不错。“我们那时候试运营3个月,交易额上百万。”陈昌友回忆说。

  突然,一辆东风大卡车停在了市场大厅正门处,车上跳下来十多个人,领头的叫唐水平。陈昌友那天正好有事在外。唐水平对市场里的员工简单讲了几句,大意是你们老板欠了钱不还,今天我来搬东西抵债。

  唐水平带来的人开始把市场里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往大卡车上搬,包括客房里的电视,厨房里的冰箱,会议室里的空调,甚至大厅里的桌椅板凳。由于东西太多,又大多比较沉重,唐水平指挥手下用电梯一层层地装东西,装完了堆在大厅,再统一搬上车。

  陈昌友第一次见到唐水平是在几个月前,当时唐水平突然找到他,说承包湘莲大市场建筑工程的包工头唐敬凡欠他哥哥两万块钱,如今唐敬凡找不到了,欠款要陈昌友来给。

  陈昌友觉得很奇怪,他先前根本不认识唐水平,更无从得知唐所说的这笔欠款。唐敬凡是承包了工程,但是市场已经建成,工程款也全部付清,哪来的义务还这两万块钱?陈昌友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多次拒绝了唐水平的“还款”要求。

  “他们人多,我们不敢拦。他们搬了几个小时,一点都不慌。”原湘莲大市场的一名租户回忆。

  唐水平他们搬东西的过程中,市场里的一名员工想起了报警,他悄悄拨通了易俗河派出所的电话,20分钟后,当地派出所所长来到现场。

  这位所长对市场的员工们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是你们之间的经济纠纷,我管不了。随后,他站到了围观人群中,看了一会儿唐水平他们的“搬运”,转身走了。

  唐水平等人足足搬了四五个小时,装满一卡车后,十多个人扬长而去。等陈昌友闻讯赶回,看到的只是员工们的错愕神情以及市场里的一片狼藉。

  “这个事情对市场影响太大了,哪个还敢在遭抢的市场里面做生意?”陈昌友尤其无法接受的是,这是他的市场的试运营期,市场里开业时摆放的花篮彩带都还在。

  陈昌友开始四处告状,他希望有关部门能惩罚唐水平。“其实他们搬走的东西再多,也就是几万块钱,关键要惩治他们,我的生意才做得下去。”陈昌友说。

  湖南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出具的一份材料表明,在陈昌友写了一份名为“请救救湘莲大市场”的报案材料并送交湘潭县有关部门后,“没有任何处理动静”。

  官司缠身

  1999年3月23日,陈昌友告状差不多两个月的时候,湘潭县公安局找到了陈昌友。“当时我以为他们是来了解案情。”陈昌友回忆说。但事实恰好相反,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向陈昌友宣布,经湘潭地税局查明,陈昌友的湘莲大市场偷税9万多元,对他立即进行刑拘。

  陈昌友稀里糊涂地进了看守所,在那里呆了21天,直到被取保候审,陈昌友也没想明白自己哪里偷了税。

  按照湘潭县招商引资政策的规定,湘莲大市场在1999年10月之前都属于试营业期,免缴税费。湖南省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律师援助中心曾根据湖南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办公室的委托,经论证提交一份法律意见,他们认为陈昌友的行为不属偷税行为,不构成偷税罪,湘潭县公安局的追究是错误的,湘潭县税务局的行政处罚也是错误的。

  但援助中心的研究意见救不了陈昌友。从看守所出来后,陈昌友直接去了湘莲大市场,迎接他的是大门口的封条。湘潭县地税局以偷税为由已经将市场“依法查封”,随后湘潭县人民法院又以经济纠纷为由查封市场,5月5日,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度查封市场。湘莲大市场的门窗上,一度张贴着3个不同单位的封条。陈昌友手头仅剩的9.2万元现金,也被法院“扣押”。

  “那个时候,我全部的家当就是身上穿的衣服了。”而就在不久前,他还是湘潭的“陈总”,身家几百万。

  陈昌友开始意识到,在湘潭,解决自己的问题难度会比较大。他去了省城长沙,在历经数月的四处投递材料之后,湖南省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办公室终于同意,为湘莲大市场的问题召集湘潭县有关部门负责人,召开一次协调会。

  会议于1999年7月召开。令陈昌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身在长沙“优化办”的会议室中时,又一个劫难逼近了湘莲大市场。

  在陈昌友奔走于长沙时,湘莲大市场的一名租户向湘潭县法院起诉,认为在租赁合同里,陈昌友答应帮招租户落实水电,如果没有落实,则租户自己落实水电管线的费用由陈负担。现在招租户自己落实了水电,陈昌友却没有付钱。

  法院判决陈昌友付给招租户水电管线费用,并承担诉讼费1200元。随后法院将判决转至执行庭,宣布对陈昌友进行强制执行。

  陈昌友此时还在长沙城里期待着“优化办”的调解。“没有执行通知送到我手上啊,法院连个电话也没打给我,就执行了。”陈昌友说。

  事后县法院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把执行的布告贴在市场门口了,但这样的通知方式显然是不符合程序的。后来法院又声称把执行通知送到陈昌友的哥哥手里了。

  “我跟我哥分家多少年了,在法律上,送给他不起作用。”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陈昌友如今也喜欢引用法律条文。湘潭法院至今没有对此给陈昌友一个解释。

  法院强制执行的速度非常快,执行人员来到湘莲大市场,揭掉他们自己贴上去的封条,割断了手指粗细的铁门栏,砸开两扇窗户,翻进了市场。如今的湘莲大市场,一楼有两扇窗户至今用红砖垒砌堵住,“法院的人就是从这里翻进去的。”邹觉明指着红砖说。

  法院执行人员将市场里价值20余万元的莲子加工设备搬出拉走,用来执行1200元的诉讼费。湖南省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律师援助中心的法律专家认为,湘潭县法院这次强制执行,既没有公告、没有将执行通知书送达当事人本人或其家人,更没有邀请当地政府机关的人员参加,严重违反《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是一次典型的非法执行。

  执行完毕,法院的人走了,却留下砸开的大门和洞开的窗户。据目击者回忆,当天夜里,便有无数的身影沿着法院执行人员开辟的路径进入市场,他们空着手或是扛着麻袋进去,个个满载而归。

  随后几天,湘莲大市场成了劫掠者的乐园,“湘潭县的乞丐、地痞、无业游民,趁机占便宜的人差不多都集中到市场里了。”邹觉明说。市场里没有任何一样能换两个钱的东西逃得过劫掠者的眼睛。

  在如今的一片废墟中,还能看见厨房里水泥垒砌的灶台被砸塌,客房里瓷砖镶嵌的浴缸被捣破,就连房间墙壁中埋设的电线,也被人全部扯了出来,墙壁上处处可见一条条龇牙咧嘴的裂缝。

  直到法院执行后第3天,陈昌友才知道了市场的惨状。市场对面的一位租户实在看不过去了,拨通了陈昌友的电话。此前,一直没有人敢通知陈昌友,也没人敢去湘潭乡下告诉他的家人。

  陈昌友惟一能做的是请县公证机关对损失进行了公证。经估价,法院的此次执行,带给陈昌友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00万元。

  “陈总厉害”

  在湘潭很多人眼里,陈昌友是个敢闯的人。

  陈昌友是湘潭县新河街村人,只有小学文化,早年务农,担任过生产队长。1980年开始,陈昌友承包了县里的小煤矿,之后又拉起工程队承包建筑工程。到1995年,洗脚上岸的农民陈昌友已经积累了超过600万的资产。

  “我这个人文化不行,但是做生意还是有头脑。”陈昌友说。手里有了钱的陈昌友发现了湘潭最大的农业资源——莲子。

  湘潭特产湘莲,已有3000多年的种植历史,历朝历代,湘莲都被作为贡品。如今湘潭拥有8万亩湘莲种植面积,在外省市还有超过10万亩的指导种植面积。1995年,湘潭被国家授予“中国湘莲之乡”的称号。

  每到莲子收获季节,便有无数的商贩奔走于湘潭乡下,成吨的莲子被贩运出去,经加工后销售到全国各地,乃至出口东南亚和欧美。

  陈昌友发现,尽管湘潭以产莲出名,但基本上处于低价出售原料阶段,高附加值加工品的利润被外地厂商赚去了。由于收购主体是小商贩,以次充好、掺杂弄假的情况也层出不穷。“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来赚这个钱?我还能赚得更多,让湘莲更有名。”陈昌友说。

  陈昌友向湘潭市、湘潭县有关部门递交了他的湘莲加工交易项目的策划书,并立即得到批准。

  湘潭市原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李罗云回忆说,当时湘潭很看重这个项目,认为是湘潭农业发展的一个大好方向。1995年,湘潭县成立了湘莲办公室和湘莲集团总公司,决定让陈昌友成立湘潭圣洁湘莲发展有限公司,挂靠湘莲集团总公司,筹办湘莲大市场。

  湘潭市、县两级的重视,再加上陈昌友在省城长沙动用的“社会关系”,湘莲大市场被列为中央财政支持的湖南省农业产业化示范项目。根据湘潭县农业发展银行于1997年作出的项目评估论证报告,湘莲大市场获得了农发行的国家农业产业化专项贷款,共计1000万元。农发行将分批逐额下发贷款。

  形势一片大好。陈昌友毫不吝惜地将自己手头的600万资产全部投入。在湘潭县当时的发展计划中,湘莲大市场位于易俗河开发区黄金地段,占地20.5亩,建筑面积25000平方米,总投资2500万。其中,陈昌友投资600万,吸收社会资金900万,农业产业化专项贷款1000万。

  1997年,农发行的第一笔贷款200万按时到达。湘莲市场的建设开始加速。“看起来钱来了,但是修市场到处都需要钱,几百万来了就像扔进水里,瞬间就没了。”陈昌友说,“所以资金还是很紧张。”

  那段时间,陈昌友每天精打细算,“很累,但是晚上一想,还是很高兴”。

  陈昌友在湘潭县的名气也达到了顶峰,全县几乎人人知道,陈总厉害,一下子搞到1000万贷款!“这么大数额的贷款,在湘潭县,几乎是没有的。”湘潭市政协原副主席刘声跃回忆说。

  有些人的“脸色”变了

  但陈昌友慢慢发现,随着市场的房子一层层盖起来,随着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他要开始应付越来越多的预料之外的事情。

  湘潭县的个别基层干部,只要其工作能和建设大市场沾得上边的,都开始不断地往陈昌友的办公室跑。来了也没什么事情,往往两句寒暄之后,就会从兜里掏出几张发票,或是手机费,或是交通票,要求报销。

  “其实也是些小钱,几百块的,”陈昌友说,“但是我资金紧张啊,你今天几百,他明天几百,凑起来数目就大了。”陈昌友对这些要求“报销”的干部统统拒绝,一个都没报。“张三李四王五麻子,我打发一个就要打发一群。”这是陈昌友反复说的一句话。

  陈昌友说,有的人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很多从此跟他招呼都不打了。但陈昌友觉得无所谓,“我这是省里都关心的项目,我抓项目要紧”。

  刘声跃从湘莲大市场开工伊始和陈昌友有了接触,也了解陈昌友遇到的这些麻烦。刘声跃说,陈昌友除了过年的时候请县里有关干部吃一顿饭,再每个人送点礼物表达心意,一年中再无其他“勾兑行为”(当地土语,意为打理、疏通社会关系)。

  现在回忆起来,刘声跃还是不免感叹:陈昌友这个人,吝啬是有一些的。刘声跃说,后来他都感觉出县里很多方面对陈昌友不满,预感到可能对市场建设不利,几次想劝陈昌友对这些事通融一些,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我怎么去劝?我一个退伍军人,机关干部,去劝他搞勾兑?唉,没法劝。”

  在陈昌友自己看来,他其实不是吝啬,他愿意回报帮助过他的人。他反复表示,等到市场建好了,挣钱了,资金不紧张了,出个通讯费交通费什么的,他绝对不含糊。“我跟他们都这么说啊,他们不理解我。”陈昌友至今不明白干部们的“猴急”,他为此还学了一句成语,叫“涸泽而渔”。

  一位熟悉陈昌友的机关干部说,做生意的见多了,真没见过陈昌友这么认死理不认行情的人。

  1997年底,湘潭县某单位找到了陈昌友,告诉他外地有个考察团要到湘潭来,湘莲大市场要负责接待一下,希望准备8000块钱的土特产礼品,再请考察团吃顿饭。在陈昌友看来,请吃饭,送礼品,一年里他只做一次。而且,外来的考察团是县里请来的,凭什么要他接待?

  陈昌友照例拒绝了这个接待任务。

  1998年,某位县领导和建设局局长一起找到陈昌友,开口直接要钱,第一次要10万,第二次再加5万。他们的理由是,给陈昌友建市场的包工头唐敬凡欠了建设局的钱,让陈昌友在建筑款里把这笔钱直接拨给他们。

  陈昌友并不了解建设局与唐敬凡之间的纠纷。虽然唐敬凡确实在完成了他承包的工程后就消失了,但工程款是一分没少拿,哪有道理再拨15万给建设局?陈昌友自然一分钱没给。

  为了这15万,在后来一段时间里,建设局专门派了两个人天天跟着陈昌友讨要,陈昌友视而不见。“他们打扰了我的工作。再说,就是唐敬凡这个包工头,也是县里介绍给我做工程的,没想到后来给我惹这么多麻烦!”

  陈昌友的1000万贷款的确诱人。在第二笔100万下发后,第三笔300万的下发出现了麻烦。300万贷款到了陈昌友手里,竟只有100万。

  剩余的200万中,有20万被法院判给了湘潭超霸饲料公司。贷款发放前,县委书记何坤布要求陈昌友借20万贷款给县上的爱莲公司,被陈昌友拒绝。何坤布转而让湘潭超霸饲料公司借给爱莲公司20万,但要陈昌友担保,陈昌友只得答应。后来爱莲公司无力还款,陈昌友就只能自认倒霉。

  还有50万,陈昌友说他反复追问去向,只是听说拨给爱莲公司了。剩下的130万,陈昌友也不知所终。

  何坤布如今担任湘潭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招商局局长。在电话中,何坤布拒绝接受采访,“我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了,你不该找我。”

  更为糟糕的是,自从第三笔贷款拿到100万以后,整个贷款剩余的资金就再也没有下拨过。

  湘潭县农业发展银行原会计马光义是湘莲项目贷款的经手人,他承认,第三笔的300万是“戴着帽子”下来的。在湘潭,“戴着帽子”就是专项贷款的意思。马光义说,他也记不清那笔贷款的具体流向了,但他反复强调,“我只是个经手会计,每一笔钱发给谁,怎么用,都是县里领导签字指示了的。”

  市农发行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忆说,市行一直觉得这是个好项目,还是愿意给贷款的,“但到了县上就下不去了”。

  计划投资的2500万,最后到位约1900万。到了1998年,精打细算的陈昌友总算把市场基本建起来了。

  易俗河湘莲大市场被封后,湘潭县政府在花石地区另外修建了一个湘莲市场。湘潭市工商联原书记朱万根认为,建设花石市场征用20亩耕地,投入大笔资金,但经营条件和加工能力却完全无法和易俗河湘莲大市场相比,“简直是浪费”。

  如今,不出当初县里众多反对者所料,花石市场几乎已被废弃。

  五年之后的转机

  陈昌友财物被扣押,市场被查封洗劫,他现在变得一文不名,只能靠借债度日。

  陈昌友开始往北京跑。5年时间里面,他一共去过6次北京。新华社的记者闻讯而来,湘潭县的有关负责人当着记者的面承诺解决问题,但记者一走就没了下文。

  为了告状,陈昌友把亲戚朋友的钱都快借光了。他的大侄儿和小侄儿把住房抵押了,借了他几万块。如今他们生活都难以为继。

  陈昌友的妻子也向他提出离婚,“我实在对不起她,实在没办法。”陈昌友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1999年10月,陈昌友为告状已经花掉了借款十多万,事情仍然看不到一点转机。他的母亲在这时病发身亡,临终前对陈昌友说:“都给他们,我们不争了。我们回乡下种地去。”

  陈昌友也想到过种地,“那毕竟是我的老本行,我在老家还有地,能养活自己”。但陈昌友觉得,就是回了乡下,也不见得能有安心日子过,“人家更容易卡你”。陈昌友坚持继续告状。

  2002年,陈昌友最后一次去北京上访。他这次找到了一位中纪委领导,这位领导将他的材料转到了全国人大信访局。湖南省委的一名官员说,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批示之后,最后转到了湘潭,此后还是再无音讯。

  在北京最困难的时候,陈昌友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在饿了几天肚子之后,他碰巧在西单碰见了一个以前湘潭生意上的伙伴。那个人现在北京开了一家小月饼厂,陈昌友跟随他去了厂里,打打零工,和厂里的工人们一起在大灶上混口饭吃。

  陈昌友回忆,他曾经一天卸完了一车27吨莲蓉,“连续三天腰都直不起来”。打了两个月工,陈昌友找以前的生意伙伴借钱买了火车票,回到了长沙。

  “回来之后我真的彻底绝望了。”陈昌友说。他开始整天整天地蹲在他的廉租屋里,一连好几周不下楼。他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想到采取暴力“复仇”,“碰掉一个算一个!”

  好在他最终没有作出这样的选择。

  陈昌友始终相信,他的情况应该也完全能够通过正常途径解决。

  近年来,湖南省委、省政府对于大力发展开放型经济、完善投资环境非常重视,同时着力优化政务环境、法制环境、市场环境和人文环境等,提出要打造一个“诚信湖南”。

  在2004首届泛珠三角区域经贸合作洽谈会上,湖南省派出阵容强大的经贸代表团参会,他们再次向外界表明了湖南省优化投资环境的决心和信心。副省长于幼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湖南省正逐步加大力度,规范政府行政行为,整治市场秩序,营造一个诚信的市场环境,现在,该省的投资环境已明显改善,“那么高的履约率就是证明”。

  今年2月,湖南省成立了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律师援助中心。据了解,这也是全国第一家省级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律师援助中心,其主要职能就是帮助投资商、企业家解决投资和发展遇到的环境障碍,协助政府机关、司法机关对妨碍投资和发展的部门及其人员依法追究法律或行政责任。它的成立从一个侧面体现了省委、省政府把湖南建立成一个“诚信市场”的决心。而在陈昌友的申诉过程中,正是湖南省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律师援助中心给了他极大的支持和帮助。

  湖南省有关领导获悉陈昌友的遭遇后,对此给予了高度重视。2003年,陈昌友把材料递到了湖南省纪委。纪委专门就此发了一份材料,几个书记都作了批示。

  根据省委领导的批示,省纪委决定责成湘潭市各有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陈昌友的事情进行调查,并由省纪委专门督办。

  “省里决定督办,就表示对以前湘潭方面的工作不满意,不放心。”湘潭市一名干部分析说。

  陈昌友最近心情好多了。他说,晚上睡觉不会经常惊醒,一直流泪的眼睛也好了一些。现在出门,他还会特意收拾一下自己的头发,搞得平顺一些。

  “我很期待省纪委的调查结果。”陈昌友说。

  延伸阅读:

  公司可以向个人借款吗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如何确认公民与企业之间借贷行为效力的批复》中规定:“公民与非金融企业之间的借贷属于民间借贷,只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真实即可认定有效。但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为无效:

  1、企业以借贷名义非法向职工集资的;

  2、企业以借贷名义非法向社会集资的;

  3、企业以借贷名义向社会公众发放贷款的;

  4、有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行为的。”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款案件的若干意见》中还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用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4倍之内的利息,依法受法律保护,超出部分则不受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