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女子不满法院离婚判决 挟嫌报复砍伤丈夫获刑

发布时间:2019-01-22 17:18:00

  年近五十的湘潭县妇女李秀云不服法院准予她与丈夫离婚的判决,在上诉期间与丈夫发生纠纷后挟嫌报复,深夜趁丈夫罗荣光熟睡之机,持刀将其砍伤。1月29日,记者从湘潭县法院获悉,近日,湘潭县法院对李秀云犯故意伤害罪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李秀云与罗光荣系夫妻关系,近几年来,夫妻双方因感情不和,多次发生扯皮打架、损毁财物事件,后双方起诉离婚并分居。

  2014年5月,李秀云与罗光荣经法院判决离婚,李秀云不服一审判决予以上诉。在上诉期间的一天上午,李秀云到罗荣光家中将一台电视机搬走,当日下午5点,双方因搬电视机的事发生争执并引发扭打,李秀云觉得自己挨了打受了气,便产生报复、伤害罗荣光的想法。

  第二天凌晨2点,李秀云到罗荣光家,趁罗荣光熟睡之际,持柴刀朝他头部猛砍,当场致其头部血流不止,罗荣光受伤起床往门外逃跑,李秀云又持竹蔑继续追打罗荣光,致罗荣光背部多处受伤,事后李秀云骑走逃离现场。

  经鉴定,罗荣光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李秀云已赔偿罗荣光的经济损失4000元,并获得了他的谅解。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李秀云持刀将罗荣光砍成轻伤,侵害其身体健康,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李秀云在庭审过程中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案发后,李秀云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亦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根据李秀云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对李秀云宣告缓刑。遂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延伸阅读:

  不满离婚一审判决可以提起离婚上诉吗

  一审法院没有依法告知上诉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并对回避、自认、举证责任等相关内容向其作必要的解释或者说明,违反了法定程序,依法应当发回重审。一审法院判决离婚后,一方认为达不到离婚条件,上诉请求维持婚姻关系,依照法规规定能上诉,但是现实实务中二审法院一般对一审法院判决离婚的只审查程序是否违规,如果没有发现违法程序的情况二审一般维持原判。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简易程序规定》)第十九条“开庭前已经书面或者口头告知当事人诉讼权利义务,或者当事人各方均委托律师代理诉讼的,审判人员除告知当事人申请回避的权利外,可以不再告知当事人其他的诉讼权利义务。”,以及第二十条“对没有委托律师代理诉讼的当事人,审判人员应当对回避、自认、举证责任等相关内容向其作必要的解释或者说明,并在庭审过程中适当提示当事人正确行使诉讼权利、履行诉讼义务,指导当事人进行正常的诉讼活动。”,在一审程序中,一审法院并未通过任何形式告知过上诉人其诉讼权利义务,更未告知过上诉人各项重要的“如回避、自认、举证责任等应当重点释明之法律规定”,明显程序重大违法,且已经导致判决确有错误。

  再依据《婚姻法解释一》第三十条“人民法院受理离婚案件时,应当将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等规定中当事人的有关权利义务,书面告知当事人”,一审程序中,法院如果未通过任何形式告知过上诉人有关权利义务,也未书面进行通知,明显程序重大违法,且已经导致判决确有错误,应当发回重审。

  一审法院没有依法宣告在判决生效前不得另行结婚,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依法应当发回重审。

  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4款“宣告离婚判决,必须告知当事人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前不得另行结婚”,如果在一审案卷及宣判和送达笔录中,均未有任何上述法定必须告知事项的记载和说明,足以证明一审法院并未通过任何形式宣告和告知上诉人在该院判决生效之前不得另行结婚,严重违反了法定的程序,依法应当发回重审。

  这是一审法院最容易忽略的程序。我们在上诉时一定要注意此程序违法现象。